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回首乡关已何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08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不期然地从脑海里飘出来,有些时候,尤其是说到感情的事,年岁越长,沉淀越久,个中滋味才会越淳厚,就像一坛老酒,开坛时浓郁的香味就快把人熏陶醉了。

  回忆恰逢其会的喷薄而出,相看泪目,竟无语凝噎,此时,才晓得故乡从来就没有走远的,就像一个港湾,浮泛得久了,心灵总会悄悄地靠港,靠港!

  小的时候,总在想,走过远处四周的山会是天边吗?登上那座最高的山是不是可以够到星星呢?那白云生处会不会住着神仙呢?

  那个时候,出门基本靠走。走得精疲力尽,山还是在前头,就以为那尽头是不是世界的尽头。

  直到有一天,十四五岁的我们吃完人生第一次散伙饭,相约一伙同伴,连夜出行,披星戴月,只为去攀爬那座最高的山峰,听说很陡,陡到可以牙咬膝盖。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白的路,白的水,一路上蹦蹦跳跳,欢歌笑语,半道上我们就累得在大路上横七竖八躺着,满天的星星和那隐隐约约的月亮挂在天上,没有了开始的兴致去数一数,就沉沉的睡着了,直到天色大亮,才爬起来继续前行。年轻的我们,短暂的休息也能让自己满血复活。

  走进山里,潺潺的流水声和着清脆的鸟鸣让我们这群少年们一霎那间安静了下来,静穆似乎在四周弥散。终究少年心性,一会儿工夫,一伙人就撒欢般的散开,不知谁嗷的一嗓子,大家就赛着使劲的叫起来,唱起来,此起彼伏,一唱一和,我们来了,热闹也随之而来。鸟儿被惊飞走了,小溪隐藏着在树林里,偌大的林荫里止飘着我们肆意的放浪。

  当我们爬上半山腰,已经快到中午。看到了一座寺庙,其中有一个妇人正在那菜园中忙着,菜园在一片洼地里,不大,我们站在上面,其中一个同学问能不能在这吃中午饭,那妇人问我们有没有奉香火,同学回答:奉了。又问我们奉了多少?同学就言语吱唔起来,我们这一大帮人搜完兜底也没几个钱。午饭是没吃上,却不影响我们继续爬山的兴趣。

  如今,那群少年早已天各一方,他们是不是还记得那一次远足?!会不会像我一样偶尔会想起?只是已经凌乱,成了一堆无序的碎片。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2138acom太阳集团AP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2138acom太阳集团APP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